咨询电话:07932189187 投诉电话:07932189189 救援电话:0793-96373

首页> 资讯网> 三清特色 > 旅游营销专题

三清山的杜鹃花——三清媚文学会采风创作作品(十九)

2020.06.01来源:本站阅读:16

 说到杜鹃,就想到“杜鹃啼血”这个意境,一种凄美的感觉就侵袭了。


五月到江南,木油桐花正在落,走到哪儿都是一地白,十分伤感。人们都说,去三清山看杜鹃吧,三清山的杜鹃花正在开,虽然心里想着一定去,却很怕赶上它的凋谢期,平地的杜鹃花多是四月的花期,花色以红色居多,说起来都习惯以映山红称它,三清山的杜鹃就换了说法,因为花色不单是红色,也就不叫映山红了,人们叫它高山杜鹃。


在看见三清山的杜鹃花之前,我想象不出满山的杜鹃花开是怎样一种场景,我只看见过红色杜鹃,并且是在四月。


在想看见又有点怕看见里坐上了缆车,缆车在平稳里接近山顶,心却不安起来,真的害怕与杜鹃花相视的刹那,怕它的孤傲与决绝,这些年可能是年纪越来越老了,对于草木的遇见赋予了感情,内心渴望温暖的遇见。

      

下了缆车,顿时感觉到了一个清凉的地方,是二月春早的感觉,远处雾蒙蒙的不清晰,近处,一树开着白中透粉的花朵跃入视线,心里一惊,它就是杜鹃花了吧?

是的,它是,忐忑里走近,树上挂着牌子:猴头杜鹃。第一眼就感觉到了冷艳中暗藏的温暖,不陌生,它们像极了故乡种植的一种柳叶梅,通常是种在瓮里,放在门前,叶子细细长长的饱满状,是厚实的,叶子的质感没有草本的叶子那种水嫩,它似乎是长成了一枚书签,里面有凝固了的绿意,掐一下不至于流出泪水来,是沧桑的感觉吧,对于外界的侵略有点麻木了。

     

而硕大的杜鹃花开的很是丰盈,凡是叶子之间的空隙都有花的影子,它们像一个个小铃铛,要在风里摇出清冽的声响,又显然不是孤单的存在,它们一簇簇挨着,抱团取暖,它们各自选好自己的角度,保证不管什么样的路人经过,都可以看到它们的美,都可以不用特意寻找,随意一个镜头就带走它们的美。

      

它们是白的,又分明花蕊里有黄,朦胧里有粉,让人无法去形容它的颜色,只能感受它的气质,一种不畏严寒的积极向上的气质,觉得它们是精神,是情怀,是三清山的魂魄。

      

      在栈道上走,雾来雾散,远山在模糊与朦胧里变换,近处,栈道的旁边自始至终都有一树树杜鹃花的,它们长在路人刚刚触摸不到的地方,没有了手与叶相触及的重逢,也就没有了握别,路上没有一朵落花,一直不知道一朵杜鹃花放在手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也许,它们为了成全更美的想象吧。

      白的粉的杜鹃花,高高低低地错叠在视野里,日色里如千山暮雪,雾色里如丝绸锦缎,明着,艳着,冷着,也暗淡着,它碰撞着路人的所有心情,喜着,忧着,期待着,也别离着,是一种不确切的情感,时而欣喜,时而感伤,它们在雾里穿梭,在云里跌宕,在阳光倾洒里自带光芒。


      人们欣赏杜鹃是静默的,每一句话都很经典,不知道是花感染了心情,还是心情自愿为花解说,有一个女孩说:三清山的杜鹃花是从五月二十日那天开的。她这样说,分明说明她心里的杜鹃是与爱情有关的,这满山的杜鹃不可能齐墩墩从哪个日子开始开,但我却相信她的话,还相信杜鹃还会开很长时间不落。

      

      杜鹃在把最美的演出展示于世人,它在某些人的心里不是以花的方式生长的,应该更像人,是苍凉戏曲里幽怨满满的青衣,每个唱词都直击内心,入骨,让人疼惜。

    

       同行的姐妹告诉我:“三清山的杜鹃花开了一千多年。”突然就感动,在时空的变迁里,物换星移是不变的法则,杜鹃却见证一千多年的风云,以并不老态龙钟的姿态,与山相依,亭亭如盖,枝桠间饱满,经受的风霜不显现,高处的严寒不夸张,淡定自如,不争抢春天,早早结了花苞,只为人间春花落尽时,它在高山的五月等着,年年不负。




      五月去三清山看杜鹃,经了远路的奔赴像生命里的盟约,其中的神圣感是很重的,这哪里是去看花呀,未见它时是惊恐的,看见它时是无词的,与它,又无法说离别,只一眼就住在了生命里,这情境很像一句古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杜鹃花唤醒内心的不单是爱情,是有关君子的情愫,所有的美感它都有了,不惧高,不畏寒,在流年里万劫不复地盛开,让思绪在夏日里感受冬天,在喧嚣的尘世拥有安宁,从而让自己的心里也开一朵杜鹃花,不分季节地怒放,永不落。


(图文来源:我给世界留下了影子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