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7932189187 投诉电话:07932189189 救援电话:0793-96373

首页> 资讯网> 三清特色 > 旅游营销专题

四月天重游三清山——三清媚文学会采风创作作品(四)

2020.04.18来源:本站阅读:16
数天前就定好的三清山之行,天气预报是小雨,没想到届时迎来得竟然是艳阳明媚。大巴车上三清媚伙伴们个个喜气洋洋,“我们每一次出行必定有阳光随影!”望着那一张张漾动的笑靥,我宛如看见车窗外妩媚的晚樱盛开在了车窗内。    

大巴行至环山公路,车队如长龙般盘踞,回首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长队,我知道,那满载得都是一颗颗驿动的心。宅家许久的人们早已期盼着徜徉春风,去听松语,去采云霞,去向大山倾述沉淀已久的心绪…… 


满谷的桐花,摇曳着深深浅浅的蓝紫,轻卷柔风。摇摇摆摆的缆车上,俊俐、晓悦时而俏皮时而柔婉的直播,淑明欣然的欢愉,令人忍俊不禁。我的思绪在渐次递增递减的高高低低里翻山越岭。热情地俊俐看着宁静地我,不时地停下直播,歉意着:“我会不会吵到你?”其实,她们的开朗率真很喜人,她们的自信前卫很时尚。笑而不语的我,一直都在静静地欣赏着,一如欣赏车厢外那层层叠叠的绿。     

缆车徐徐,壮阔如画的三清山,依旧俊朗如昔。她携风相迎的清逸里,缱绻着满怀的爱怜和疼惜。扑向她怀中的我们,宛如一个个娇痴的宠儿,贪婪地吮吸着她的体香,将满腹的心思诉述。 

 
清婉的山风,清幽的花香,清浅着我们如镜的目光。  
  
距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首次登上三清山,整整三十年了。这三十年间,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登临了。凝视依然叠翠的层林,仰望叠嶂如故的重峦,决定今天就从西海岸直达三清宫。


或许,是周日的缘故;或许,是压抑的太久,凌空栈道上并不似想象中的清冷。熙熙攘攘的人群,虽然不同往日般如织,也热热闹闹地沸腾了整个旷野。    

老老少少家庭游是主流,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带着口罩,虽然口罩遮住了他们的微笑,可是那口罩外明媚的双眸仍旧泄露了他们的快乐如泉涌。望着一家又一家人,擦肩而过,我感受着浓浓地其乐融融。     

快乐似乎是会传染的,我随着攒动的人群,踏着如歌的韵律行走在凌云深处。盈盈的云,款款地在峰顶,在松间,施施然飘逸回荡,如一篇畅和的乐章。


记忆中的西海岸,雾海茫茫,云卷云舒,飘飘渺渺,如临仙境。今天,凭栏极目处,碧海晴空,群峰竞秀,一览无余。     

移步换景中,我想追寻“飞仙谷”里穿越峡谷的仙人踪迹;我想探寻“九天锦屏”上藏匿的童话谜底;我沉醉“幽湾晓泉”,我倾情“空港回音”,我幻化猴王,观沧海云天……   


行走在海拔1600米的峭崖绝壁之上,恐高的我只能将目光平行远眺,偶尔婪婪地去窥探栈道下垂直深处的幽邃,便会心跳加速,呼吸紧促。面对玻璃栈道上恣意尖叫的兴奋人群,我只能望之兴叹。   




七十米长的玻璃栈道,巧妙地设置在悬崖拐角处,形成了一个大大的U形。让每一个踏上玻璃栈道的你,在惊叫连连中不断体会到变换无穷的视觉冲击。

静沐岚岚的山风,走在和玻璃栈道并行的木板上,我惊奇地发现,对岸的隽峰倒映在玻璃栈道上。原来铺陈栈道的玻璃并不是单调划一的,由平光钢化玻璃和磨砂钢化玻璃相间而成。平光玻璃会给你直抵深邃的惊悸,磨砂玻璃在耀阳下成了一面明晃晃的镜子,将云端折射,又让你体会到了直上峰顶的闳壮。随着玻璃的间隔变化,行走在玻璃栈道上的人们便有了一会儿在幽谷,一会儿在云霄的错综交织。我惊羡那些行走玻璃之上的勇者,我更惊叹这奇思妙想的匠心。


“请问你知道对面山峰上是积雪还是雾凇?”一位长者的询问声拉回了我漫天飞舞的遐思。     

顺着长者的遥指,皑皑的白在峰尖若隐若现,影影绰绰的似雪亦似雾。我只能揣测地回答:“应该是雪吧!”。因为头顶有时断时续霏霏的雨花,因为风中有裹挟的清寒……  


一直想拍下这里的雾凇,一直都无缘相见。我似乎又找到了,下次登山的理由。     

几支桃花在山岩旁逸斜出,娇羞的桃红染醉清风。此刻再吟香山居士的“山寺桃花始盛开”,才真正是品出了个中滋味。满山的猴头杜鹃零零星星的吐蕾着几抹粉紫,待到桃红落英,她才会俏满枝头吗?





浅粉的山樱,嫩黄的腊瓣,火红的山茶,莹白的玉兰缱绻着四月的温柔,一路相随。我轻嗅花香的雀跃,与宛如玉带的栈道一同逶迤数里。


接近目的地三清宫时,一顷碧波让我驻。碧绿的湖水莹莹,仿若一方绿色的绸缎,平铺于天池之上。几树樱红斜逸,曼舞四月幽情;几缕轻岚含笑,吹皱一池春晖,点点落红宛在水中央。这个由造物主馈赠的天然低洼蓄水池塘,有一个美妙的名字——“涵星池”。



与涵星池毗邻的是清华池,清华池由花岗岩体原始岩凹汇水而成。池边苍郁的古松林立,清婉的翠竹云摇。幽蓝的天空扯着丝丝白云戏水,如同浣纱般搅乱了一碧春心。

清华池又与位于它前方的净衣池合称“净清”,诠释了三清福地的宗教文化,是道与佛相互交融。


来到三口天然水池旁,其实就已经达到了三清福地。跨过排云桥,就是三清宫了。“排云桥”是否引用了刘禹锡“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诗句,我不得而知。但是,立于桥上,那翩翩而至的风雅,那习习而来的诗情,我确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立于三清宫前,没有想象中热闹的鲜红和明黄,没有常见寺庙的雕梁画栋,唯有肃穆的典雅,古朴的清幽。去过无数的庙宇殿堂,唯独三清宫的清雅质朴,像从《诗经》里走来的一部颂曲。



三清宫大门前方矗立一座牌坊,牌坊上部额枋之间镶嵌的青石板横匾两面刻有明代景泰年间兵部尚书、浙江镇守孙原贞书“三清宫”三个正楷大字。牌坊就地取材全部用花岗岩凿制而成,造型小巧玲珑,庄重华美。



三清宫宫门上方悬挂“三清福地”匾额,相传为清同治八年(1869)立。由于疫情的缘故,宫门关闭。但是仍然有香客在殿前的平台上祈福,青衣道姑陪同一侧,无声的祈祷在幽幽空灵间流淌……

背靠三清宫,我面朝大山,合十双掌向苍穹祈求,愿疫情早日结束,愿天下苍生安泰!

静默的大山,潇潇掀起我的衣袖,岚烟袅袅,松涛飒飒,竹海潺潺……


作者:胡琦玲